赖明勇:教书匠的本色始终不会变

湖南省科技厅 kjt.hunan.gov.cn 时间:2017年03月16日 【字体:
  

  年初,全国人大代表、湖南省政协副主席、民建湖南省主委、长沙理工大学校长赖明勇的职务又多了一个——湖南省科学技术厅厅长。从高校学者到政府官员,身份变化带来什么样的感悟?作为经济学者,如何领导开展科学技术工作?

  身份转变:科技和教育分不开

  湘声报:不久前你被任命为省科技厅厅长,能否分享履新感受? 30余年高校经历,对于你担任科技厅厅长有什么影响?

  赖明勇:科技和教育实际是离不开的,湖南“五个强省”里面,有一个科教强省。科技和教育都不是直接见效的。可以这么说吧,经济是管当下,科技是管明天,教育是管后天。

  好的科技离不开教育建设,科技资源大部分集中在教育战线,用于做基础研究,前沿科技的研究。我在高校30余年,当过大学校长,现又在科技部门工作,还是比较顺手的,不至于完全陌生。但高校是事业单位,科技厅是政府组成部门。从职能上看会很不一样,科技管理部门的职能是抓战略、抓规划、抓政策、抓服务。在高校,人才培养是第一位的,此外科技研究、社会服务、文化传承创新组成四大职能,两者还是有很大区别,需要一个适应过程。

  湘声报:从教到从政,从高校到职能部门,如何适应身份的多重转变和叠加?是否还有时间进行经济学研究?

  赖明勇:科研时间越来越少,我还是有些遗憾。但我还有科研团队,可以给他们布置一些任务,做一些指导。昨天还有两个学生到北京来找我,交流分析一些学术情况。此外,我与学界的关系还是密切的,包括我现在兼了一些学术职务,这些也让我始终保持学术敏感。

  我一直保持一个心态,我是布衣出身,不管干什么事,我始终认为自己是一个教书匠,无论到哪个地方,本色都不会变的。跨界也好,身份转变也好,万变不离其宗。不管在哪个岗位,都要承担历史责任,尽力干好。

  关注科技:现实需求摆在第一位

  湘声报:担任大学校长与担任科技厅厅长,你关注的科技领域话题有何不同?

  赖明勇:大学是研究视角,是从兴趣出发,比如我做的物流、信息化、经济学等方面研究。到了科技部门会不一样,我希望研究成果能围绕湖南的经济社会发展服务,围绕湖南重大产业实施,包括10个战略性产业,20个产业链条服务;围绕全省的科技创新引领、开放崛起发展的需求来做,并将成果聚焦到这个上面来。之前作为学者,做自己感兴趣的,尽量追求前沿,需求是兼顾,现在关注现实需求,这是摆在第一位的。

  湘声报:省党代会提出实施创新引领、开放崛起战略,核心内涵是以科技创新为引领。你觉得湖南的科技创新最值得肯定、最欠缺和最需要的分别是什么?

  赖明勇:湖南在科技方面有很多创新引领,比如袁隆平的杂交水稻风行世界,国防科大的银河计算机享誉全球,长沙磁浮世人瞩目,轨道交通有口皆碑。湖南科技创新有深厚的积淀,很多方面跑在全国前列。

  以上是值得肯定之处,但湖南的欠缺也有。首先科研经费投入就不够,与全国平均水平差距比较大,按照目标规划到“十三五”结束要达到平均水平,但现在看来难度很大。

  此外,国家平台的搭建也进入瓶颈时期。怎么争取到国家重大项目,取决领军人才和团队,人才队伍现在是刚需。再就是高新企业的创新主体作用没有充分发挥。我省的高新技术企业有2000多家,兄弟省份湖北是4000多家,安徽是5000多家。这些不是点上的问题,是一个面。要想解决,前期要加大投入,引进人才,搭建平台,提供好的科技成果,扶持高新技术企业。搞好发展后,得到更多的平台,创作更多成果,然后又把人培养出来了。这样才实现一个良性循环。

  湘声报:科研经费管理遭到不少科技界委员吐槽,表示“科研经费管理过细”、“科研人员变成会计”,你对此有何看法?

  赖明勇:今年李克强总理的政府工作报告中非常明确,让我们的科技人员专心致志搞科研。其实,这也是下一步科技体制改革的方向,国务院的政策在陆陆续续出台,湖南省也在配套当中,省里将会有一个20条政策出台,今年很快会落地。

  持续建言:让生二孩没有后顾之忧

  湘声报:多年来,你持续建言人口政策,建议放宽《收养法》,今年还会继续提吗?

  赖明勇: 我之前提出的放宽《收养法》、开放二孩、应对老龄化社会等问题,都是根据人口政策来建言的。在经济学中,劳动力是一个很重要的视角。劳动力供给市场与人口的数量相关,人口是一个重要的市场要素。解决人口结构问题是我这些建言的背后逻辑。

  今年我想提关于做大人口规模的建议。二孩政策是顺应发展需要,可以保持人口的均衡成长,这个问题大家都意识到了。但放开之后,带来一个新的问题,一些家庭还是不愿意生,问题在于负担太重,影响就业,妇女同志的产假、保险方面都还存在一些问题。要他们愿意生二孩,生完之后没有后顾之忧。我思考这个方面的问题,会提出一些建议。